淮阳:隔离所里的代理妈妈

发布时间:2020-03-12  来源:周口市  浏览次数:233 分享到

周口日报·新周口客户端记者 侯俊豫 通讯员 董素芝 樊云涛

一群穿着防护服的护士与两个小女孩正挥手告别,大一点的女孩却一直依偎在她们身边,“妈妈、妈妈”地叫着,不肯离去。而抱着小女孩的爸爸更是感激涕零 ,“要不是政府倾力相助,我们家就完了”。这是近日发生在淮阳西城区一家宾馆一个临时隔离所前的感人一幕。

这位泪流满面的男子姓方,家住大连乡。小女孩和她们的爸爸都已在此隔离观察了半个月。

武汉封城前,姐妹俩在武汉做生意的爸爸、爷爷、伯伯驾车返家后进行了自我隔离。隔离期间,爷儿仨先后出现发热等症状,到区人民医院就诊并被确诊为新冠肺炎。后来,女孩的妈妈也出现症状在医院隔离观察。而他们的两个女孩也是密切接触者,也需要隔离。大的女孩三岁多,小的才一岁多,都离不开父母的照料。要隔离观察,谁来照料她们呢?这一下可难坏了他们的父母。

这一难题被迅速反映到淮阳区疫情防控指挥部,区委书记马明超当即指示:要抽调专人陪护,千方百计做好幼童的照料和隔离。副区长王汝淩立即会同区卫健委主任韩玉东商定,组建一支特别护理队照料这对小姐妹,以解燃眉之急。

很快淮阳区从区妇幼保健院、大连乡卫生院紧急抽调了12名有经验、素质高的护理人员,充当姐妹俩的临时妈妈,在做好健康监测的同时,照料她们的衣食起居,安全度过隔离期。

刚开始两天,这群年轻的护士们信心满满,都想着要做一个合格的妈妈。但小姐妹初看到她们厚厚的防护服,全副武装的样子,都十分害怕,整天哭哭啼啼,闹着找妈妈,怎么哄,都无济于事。怎么办?经过商量,她们想出了妙招:在雪白的防护服上用彩笔画上卡通人物、小动物。给她们播放动画片《熊出没》《小猪佩奇》,讲故事、唱儿歌,通过使出浑身解数的努力,终于奏效了,孩子们慢慢地安静下来,开始和这群代理妈妈们开始了交流。

她们发现,要将孩子们的吃、穿、玩、拉、撒、睡及防护工作做得温柔又暖心,扮好护士兼甜妈双重角色,其工作量、其难度一点也不比在医院护理工作轻松。

为了调剂好孩子们的一日三餐,这群妈妈们每天变着花样做可口的饭菜。对小妹妹,以奶类为主,配以稀烂的面条和粥;小姐姐则以面条、米饭为主食,辅以奶类。把苹果、香蕉加热,搅拌成泥,深受孩子们喜爱。为让她们的父母放心隔离观察,每天,这些代理妈妈们会定时让她们和父母视频通话。孩子的父亲,这位30多岁的男子,每次都激动不已,声音哽咽。说:“我虽就住在楼上,却尽不了做父母的义务,这些不知姓名的白衣天使比我们照顾的还好,我们一百个放心!”

长时间隔离在房间,不要说天性爱动的孩子,就是大人们也难免产生负面情绪,为此,她们为孩子们准备了画具、漫画书、积木和各种玩具,护士朱俊丽教她们画大象、蜗牛,堆积木。护士韦丹丹为逗小朋友开心,播放着音乐,跳起了《小苹果》,可别说,小姐姐跟着学的挺认真,随着节奏摇动肢体,逗得大家哈哈大笑。这些代理妈妈们在快乐、欢笑中陪伴着这两个不幸而又幸运的小姐妹度过隔离期的每一天。

然而,这些代理妈妈们自己却并不轻松。要知道,裹着严实密不透风的防护服,不要说手脚不闲,就是一动不动,也会大汗淋漓,时间长了,胸、背部会起湿疹。为节约防护服,中午不能进食、不能喝水,年轻的姑娘们悄悄用上了尿不湿。每次从岗上下来返回房间,都累成一瘫泥。耳朵被口罩勒得发麻,鼻梁被护目镜压得生疼,脸上是一道一道的勒痕,一双手被汗水浸泡起皱纹,身上的湿疹瘙痒难耐。但这些并不是最难的。最让她们揪心的、牵肠挂肚的还有她们的亲人和孩子。14天隔离期,是那样的漫长。

因为她们自己也是女儿、妈妈。她们中的不少人,自己的孩子也很小,像范慧霞、郑萌萌、周琳琳,孩子都才二岁左右。护士郑萌萌狠心地把孩子甩给了母亲,陪着小姐妹时她每天乐呵呵的。可一回到宿舍,翻开自家孩子的照片禁不住失声哭泣...... 秦丹丹的孩子才五岁,儿子每天都打电话问“:妈妈,你把病毒打败了吗?什么时候回来啊! 我想你了”。每听到这些,她就泪流满面。朱俊丽和未婚夫本商定好日子,打算二月份结婚,面对疫情,他们主动推迟了婚期。护士路丽,父亲病重住院,由于忙工作,她一直没空照看,期间,其父亲不治身亡,也未见上一面。在隔离区的宾馆里,她忍不住失声痛哭。

但这群代理妈妈们全身心的付出换来了孩子的温柔依偎。小姐妹已经离不开她们的新妈妈了,见面就 “妈妈、妈妈”地喊,伸手让她们抱。常常,在讲故事中、在听儿歌中,孩子们在她们的怀抱中安然而眠,让这些护士妈妈们心里乐开了花,忘记了自己的烦恼,白衣天使的自豪感油然而生......

[责任编辑:牛勇威]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X